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医界要闻 >

陈竺副委员长正在中邦全科医学大会上的发言

  中国全科医学大会暨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第十二次学术年会于2014年10月10-12在北京会议中心隆重召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华医学会会长、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名誉主委陈竺出席了开幕式,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陈竺呼吁,要加快全科医生培养培训,并从职业发展和社会地位等方面真正提高全科岗位的吸引力。他建议医学院校应设立全科医学系或在临床医学系内设立全科医学专业,医学院校附属教学医院和三级医院应设立全科医学科,全科医学发展情况应作为医学院校和医疗机构评级的一项重要指标。

  在中国全科医学大会暨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第十二届学术年会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华医学会会长陈竺,2014年10月11日)

  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1993年成立以来,在全科医生制度建设、全科医学理念传播、全科医疗服务模式创新和全科医学人才培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为我国全科医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特别是2009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启动以来,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设,2011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建立全科医生制度的指导意见》,并连续4年拨款建设全科医师培训基地,将全科医生制度建设作为深化医改的一项基础性、战略性和长远性的重大举措予以推进,全科医学分会积极配合卫生计生部门在岗位培训、学科发展、对口帮扶、政策咨询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可以说,今天全科医学的发展态势正越来越好,社会各界对全科医学重要性的认识也正在成为共识。

  但我们也必须看到,我国全科医学的发展距离满足人民群众的医疗健康需要,距离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提出的相应要求,距离应对慢病管理和老龄化社会、城镇化发展等重大挑战的能力需求,还存在较大的差距。一是全科医学的学术地位还有待提高,虽然全科医学在我国起步较晚,但全科医学的理念、方法、技能却最适于我国幅员广大、人口众多的国情,然而中国的全科医学却始终未能成为一门“显学”,个中原因值得医学界深思。二是相关政策环境还有待完善,集中表现在基层全科医生岗位的吸引力不强,这不仅是工资待遇的问题,更涉及到他们的职业发展和社会地位。三是全科医生的数量亟待增加,基层医疗机构取消药品加成以后,新的激励机制尚未完备,原来在基层工作的医务人员逐渐老化,加之上级医院扩张又“虹吸”走了一部分骨干,使得基层服务能力不足的问题更为严重,医改提出“到2020年,我国要初步建立起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全科医生制度,基本实现城乡每万名居民有2-3名合格的全科医生”的目标,要按时完成这一目标还非常艰巨。这些问题不解决,全科医学就不能真正发展,全科医生也不能成为真正具有吸引力的职业,基层医疗服务体系薄弱、人民群众看病难的问题也就不能真正得到缓解。

  1929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且获得哈佛公共卫生硕士的陈志潜先生1931年起就在河北定县组织实施乡村医学项目,他的工作是使定县的区域卫生中心协调督导分区卫生所,分区卫生所医生再组织培训乡村卫生员,使基层医疗服务的普及在旧中国的北方农村成为现实,并进而成为当时全国乡村医务人员的组织培训模板。8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一切条件都比当时优越得多,但有一样是物质条件无法替代的,那就是真正为中国基层民众健康服务的医学理念和献身精神。追思先贤,就是要弘扬这种精神。全科医学不仅是生物学的医学,还是集合了生物医学、行为科学和社会学的一门综合性学科,除了关注生物学的人之外,还包括关注人的行为学以及社会给予人的影响,真正体现了医学模式从生物学模式转化为生物-心理-社会模式,因此也就对全科医生提出了特定的专业要求,一是用尽可能简单的办法,在基层解决或发现尽可能多的问题,二是要对病患抱以更为深切的人文关怀。我国过去的医学教育,基本上是生物医学教育,追求的是高技术的生物医学,很少教学生人的心理活动和社会对健康的影响。这一情况必须改变,且相对其他专科来讲对全科医学和全科医生更为重要。

  第二,群策群力,健全全科医生制度。建立健全全科医生制度是对现行医生培养制度、医生执业方式、医疗服务模式的重要改革。为此,要建立相对独立的全科医师职称晋升体系, 不强调外语和论文,主要考核工作业绩和能力,尤其是健康管理、疾病预防和基层医疗机构所需要的临床能力;要积极完善全科医生的人事薪酬制度和激励考评机制,但不能简单把门诊次数、操作次数作为考评指标,而应当把实际工作量和服务区内居民的健康状况相结合,这方面发达国家有比较完善的社区健康评价体系可供参考;要建立科学、合理的基层医疗机构监管机制,这种监管不能仅仅依靠卫生行政部门,还要充分注意发挥好医疗保险体系的作用,在完善监管机制的基础上可探索将村卫生室纳入医保定点单位;要注意发挥市场的力量,通过政策引导鼓励社会资本在社区开办全科医疗机构,同时探索扩大商业医疗保险在基层社区的覆盖面,以满足群众多层次的医疗服务需求;要广泛宣传全科医生在疾病预防、疾病早期干预、合理分流病人、控制全社会医疗成本等方面具有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特别要对优秀全科医生典型代表加强表彰和宣传,可坚持评选最美乡村医生和社区医生,真正提高全科岗位吸引力及其行业和社会地位。

  第三,时不我待,加快全科医生培养培训。尽快建立一支人数众多、遍布城乡,经过正规医学教育、接受过规范全科培训的全科医生队伍是当务之急。目前医学院校中开设全科医学课程的不多,设立全科医学系的更少,我呼吁所有的医学院校设立全科医学系或在临床医学系内设立全科医学专业,并在所有的医学院校附属教学医院和三级医院设立全科医学科,以承担全科医学教学实践和指导培训基层医疗机构的紧迫之需,此外,全科医学的发展情况应作为医学院校和医疗机构评级的一项重要指标,医学会和各级分会应积极发挥作用,政府职能部门应给予协调和支持;要继续加强“5+3”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力度,鼓励大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乡镇卫生院联合建立全科医师培训基地,国家应对开展全科医师培训的基地给予补助;在基层特别是中西部实施“3+2”助理全科医生培训,同时尽快在更多省份实施基层全科医生特岗项目, 吸引受过正规医学教育和全科医学规范化培训的医学专业毕业生和医务人员在基层工作一定年限,使其成为基层全科医师“国家队”和“种子队”,此外,为给基层全科医生提供更好的职业发展,应为其建立“导师制”,此次农工中央在贵州设立“同心特岗人才基金”项目以及与遵义医学院的合作就是希望进一步推动这项工作;基层医生,尤其是乡村医生大多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医学教育和毕业后全科医学培训,但他们承担的却是全科医生的任务,因此要为他们免费开展订单式全科医生培训,但更重要的是提供符合其工作实际的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考试,我在离开卫生部前夕已经决策通过了此事,现在应尽快予以实施,而且对考试合格的村医,应制定政策为其转变身份,使其成为体制内的执业(助理)全科医师。毕业后医学教育要转变思想,无论将来从事哪种专科都应首先具有良好的全科医学基础,古巴等发展中国家和加拿大等发达国家都无一例外地具有这样的理念和制度设计,这个问题值得通过大讨论统一思想,医学界要讨论,行政部门也要讨论,因为全科医学得不到发展,医改就难以成功,我们要认真研究问题,解决问题。

  第四,奋发有为,建设好全科医学分会。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要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创新社会治理。这对全科医学分会乃至整个中华医学会的工作都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为此,我们要在切割经营性活动的基础上,全力加强自身能力建设,做好承接政府相关职能转移的准备,积极主动配合政府部门,在制定全科医生标准、完善法律法规、规范培养内容、建设培训基地、绩效教育培训、行业质量监管、维护医生权益、推进行业自律等方面多做工作,做好工作。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